当前位置: 啦啦彩 > 艺术 >
2019 05-13

他把绘画的节奏慢下来

Comments 阅读:

  在主流艺术的观点里,从1860年代的印象派开始,艺术就已经开始放弃画得像。

  不是那扇门或那扇窗突然开了,而是你开始尝试转过身去,开始看到自己身后那一部分的缺失。

  还想对艺术家有更多了解的小伙伴们,可以在悦艺术小程序平台中持续关注和收藏本期艺术家的作品。

  《敦煌女儿》也是对沪剧既有题材的一种丰富与扩充。在人们印象里,沪剧以表现家长里短的生活化风格见长,与《敦煌女儿》这样的题材相距较远。但新的时代,需要用新的元素来丰富沪剧题材,为剧种扩容。我们不能原地踏步,如果不向前走,剧种原有的优势很快就会失去。从《邓世昌》开始,我便一直坚持沪剧传承创新的思路,沪剧同样可以表现时代中的大题材、大洪流,反映人与时代的关系,有些题材,以小见大更有力量。沪剧本来就是跟着时代步伐走的,一直坚持求新求变,与时代同步,与城市同行,这样才能获得观众的喜爱。《敦煌女儿》就是这个时代在沪剧舞台上的反映。我们通过这部戏,抓住了时代的痕迹,展现时代灵魂。

  更着重于技巧的表达,只是知道跟着他们走就对了。他的画风并不是一贯如此的,学着让自己的思想引领着自己的画笔,甚至不愿观众从作品中感受到视觉冲击。写实绘画的魅力除了是在探索油画艺术的技术极限外,他和大多数深受西方当代艺术影响的学子一样。

  从“现代艺术”诞生的一百多年前,画得像的写实油画就已经和艺术没有什么关系了。

  “那个时候没有别的想法,就是觉得要做些突破,觉得所有的概念都有重塑的可能,不管怎么样,先把它画出来再说。”

  茨威明曾说过:“那时的我并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,你的思想、技术、表达、画笔是为什么而生的。”但艺术创作的戏剧性在于很多时候画着画着你就明白过来了,他开始呈现出节制、安静、内省的气质,常在画面中隐晦的去表达某种东西,更重要的是在画面中去讲述一个画面外的故事。寻求作品中内心化的表达。这是一个持续向内走的过程,早些时候,他把绘画的节奏慢下来,带有一种我思故我在的哲学意味。

如果你觉得文章不错,您可推荐给你的朋友哦!

上一篇:特别是对科学的认知 下一篇:充分保护了参保枣农的利益
  • [艺术]充分保护了参保枣农的利
  • [艺术]他把绘画的节奏慢下来
  • [艺术]特别是对科学的认知
  • [艺术]惜墨惜彩刻画人物
  • [艺术]让女性的情绪变得如此多
  • 公益广告